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hentai mother,新手必看

 罢了罢了,不说出去,谁会知道呢?就这一次,以后绝对不这样了!  张桂芳内心挣扎了片刻,终于下定了决心,不再挣扎,双臂也紧紧环住了李耐的脖颈。

    察觉到了张桂芳的动静,李耐大喜过望,直接将张桂芳抱起放倒在了炕上,然后伸手直接将她的衣服推了上去。

    张桂芳身上散发着诱人幽香,李耐鼻血都要留下来了,他兴奋地扑了上去……  “咚咚咚!”  就在意乱情迷之际,敲门声却忽然响起,纠缠着的两人被吓了一大跳。

    “有人在么?”  门外传来一道年轻女声,有人来了!  这下子,不仅张桂芳慌了,李耐的心也揪了起来,因为这声音听着怪熟悉的,该不会是……  “耐子,怎么办?”张桂芳急的都快哭出来了。

    “别慌,就当什么都没发生,你先藏起来,我装病!”  李耐迅速说了一句,便将床上卷起来的被子摊开,张桂芳也顾不得其他了,急忙缩着身子钻了进去。

    敲门声愈发急切,李耐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急忙整理了一下衣服后,跳下炕开了门。

    看清楚门外站着的人,李耐顿时愣了愣,不是别人,正是他一直以来的梦中情人,柳沟村的村花,杨小雪!  杨小雪年纪跟李耐一样大,俩人的渊源也颇深,从村里小学到镇里的高中,一直都是同班同学。

    杨小雪生的格外水灵,就算在村里长大,皮肤也白的发光,一点都没有农村女人皮肤黑的通病,而且跟城市里那些所谓的美女比起来,杨小雪的漂亮脸蛋是纯天然的,没掺一点假,因为长期干农活的缘故,身材也极为火辣。

    因此在柳沟村,杨小雪是公认的村花,也是无数年轻小伙的暗恋对象,李耐自然也一样。

    高中毕业后,杨小雪没有考上大学,只能留下来帮家里种地,两人也就四年没有见面,这期间李耐也找人打听过她的消息,据说家里一直安排着相亲,可杨小雪压根没那心思,也就没成。

    李耐回村之后,就一直想着去找杨小雪联络联络感情,但一直都没行动,没想到今天,她竟然亲自上门了。

    “小雪,你……你咋来了?”  李耐咽了口吐沫,有些紧张地看着眼前的年轻女孩。

    四年没见,杨小雪还是那么漂亮,一点都没有农村女人的土气,反倒更像是狗尾巴花丛中的一朵娇艳玫瑰。

    杨小雪性格一向冷傲,淡淡瞥了李耐一眼道:“要去翻地了,来买瓶水带着。

  ”  “行,先进屋,我给你拿水。

  ”  李耐哪敢怠慢自己的女神,急忙将她迎进了屋。

    放在平时,李耐是很乐意跟女神聊聊天,多交流交流感情的,但现在炕上还藏着一个张桂芳,万一被发现,那不就完犊子了?!  所以他一心盼着,杨小雪能快点离开。

  “咚!”  就在李耐忐忑之时,一道闷响却忽然从里屋传来,他当场就脸色一变。

    张桂芳这个姑女乃女乃干啥呢?这是怕自己不会被发现吗?  果然,杨小雪的注意力已经被吸引了过去,她黛眉微皱,一边向里屋走去,一边问道:“李耐,小萱回家了?”  小萱是李耐老父亲收养来的养女,李耐的妹妹,在镇里上高三,和杨小雪的关系很不错。

    “没,没有!”  李耐吓了一跳,急忙把手上的水撂在一旁,撒丫子抢在她之前堵住了里屋的门。

    “你这是干啥?”杨小雪有些看不懂了。

    “没,没干啥,起床还没收拾铺盖,乱的很。

  ”李耐挠了挠脑袋。

    “哦……”  杨小雪微微颔首,美眸中掠过一抹异样的神色,语气有些意味深长。

    “小雪,你不是还要去地里么?趁着现在还凉快,早点去,待会就晒了。

  ”李耐打了个哈哈,看似好意地出声提醒道。

    “行,那我走了。

  ”  杨小雪倒也干脆,把钱一给,拿起柜台上的水便出了门。

    眼瞅着小学离开,李耐这才松了一口气,悬在嗓子眼的心彻底放了下来,还好没被这妮子发现什么,旋即想起了被窝里藏着的美人,心底又是一阵火热。

    转身回了里屋,李耐急不可耐地一把掀开了被子,张桂芳脸色绯红,衣衫不整,正一脸哀怨地看着他。

    “女.叟子,没憋坏吧?”  张桂芳摇了摇头。

  她衣服没穿好,这一摇头,那里也在跟着晃动。

    李耐看直了眼,隐隐又有了有反应的趋势。

    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李耐直接扑上去……  张桂芳嘤咛一声,也紧紧抱住了李耐的脖子。

    背着王铁柱和李耐干这事,她虽然心有愧疚,但偷情的刺激感和李耐结实身体带来的期待感,却将那一丝愧疚彻底压了下去。

    张桂芳现在只想索取,让李耐占有她,占有她的一切……  屋里的两人正在炕上激情,却不知,杨小雪并没有真的离开。

    杨小雪心思聪慧,之前虽然没有挑明了说,但却早就看出了李耐的支支吾吾,必然是隐瞒了什么事情。

    偏偏她又是个好奇心很重的主,出门之后,心里就像有只小猫在挠一样,想了想后还是折了回来,想要一探究竟。

    刚走到小诊所门口,一阵隐隐约约的哼唧声就从里面飘了出来,让杨小雪一愣。

    这声音不像是李耐的,倒像个女人,难道之前李耐不让进里屋,是因为藏了女人?  孤男寡女,还有这种声音……饶是杨小雪未经人事,也猜出了点什么,一张俏脸顿时臊得通红。

    “呸,这个李耐真不要脸!”  杨小雪在心底唾骂一声,本想着立即转身离开的,但那哼哼唧唧的声音却仿佛有种莫名的魔(两个粗大同时在我体内)力,让她怎么都移不动道。

    “我倒要看看,你们究竟在干啥!”  在心里给自己找了个理由,杨小雪轻手轻脚掀起门帘,踮脚朝里面看去。

    小诊所的门是木门,上面有块玻璃,透过玻璃能看清楚里面。

  送走杨小雪后,李耐火急火燎的,忘记带上里屋的门了,因此杨小雪竟然真的能隐约瞟见里屋的情形。

    只是瞅了一眼而已,杨小雪的心跳顿时就剧烈了起来,只感觉面颊发烫、身子发软,小腹处也升起了一丝异样之感。

  屋子里,张桂芳的黑色打底裤已经被褪到了膝盖处,她两条修长的大白腿正抬在半空中,一晃一晃的。

    而李耐,则是半跪在炕沿,从杨小雪的角度看去,姿势极度诱惑。

    此时的李耐,哪能注意到有人在门外偷窥?  张桂芳美眸微闭,小嘴微张,喷香的娇躯轻轻颤抖着,时不时会发出一两声压抑的哼叫。

    趴在门上偷看的杨小雪将这一切都尽收眼中,只感觉脑子里嗡嗡作响,有一波接一波的怪异感觉席卷全身。

    小腹处越来越火热,身体越来越奇怪,杨小雪越看越入神,忍不住夹紧了双腿。

    看桂芳嫂子的表情,似乎这么做很舒服?怪不得村子那些婶子平时都喜欢开这种玩笑呢!  看着看着,杨小雪的手便情不自禁往自己的身上探去,她只感觉体内似乎有千万只小蚂蚁在噬咬,只有揉揉才能缓和。

    然而她这一动之下,手肘却不小心顶在了木门上,顿时“登”的一声响。

    这响声让屋内屋外的三人皆是一个激灵,张桂芳本沉浸在一波又一波的快感中无法自拔,却被这道声音吓了一大跳,顿时花容失色,急忙推开了李耐,手忙脚乱地去提裤子。

    “谁?”  李耐心里窝火到了极点,好事接二连三被人打断,他现在都有砍人的冲动了。

    怀着一腔火气冲出小诊所,却没有什么人,李耐往路上扫了两眼,正好瞟到一道窈窕身影急匆匆地消失在了墙角。

    难道是她?这背影太熟悉了……  李耐愣了愣,片刻之后,嘴角缓缓勾了起来。

    “耐子,怎么回事?”  折返回了屋子,张桂芳已经把裤子提了起来,通红的俏脸上满是惊慌。

    “没事,应该是谁家的狗来闹了。

  ”李耐摆了摆手。

    接连两次没办成好事,别说张桂芳了,连李耐自己的兴致都消退了大半,气氛顿时陷入了尴尬的沉默当中。

    “耐子,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家做饭……”张桂芳俏脸通红,低声道。

    “嫂子,要不我们再试试?”  到嘴的鸭子要飞,李耐还是有些不甘心,然而张桂芳却接连摇头,很显然,今天是没什么可能了。

    反正都那地步了,再进一步深入交流也是迟早的事情而已,而且刚刚舒服过,不急在这一时,一念至此,李耐也就没有强求。

    又给张桂芳称了两斤好鸡蛋,也没收她钱,后者脸上这才出现了一丝笑容。

    “桂芳嫂,按摩还有俩疗程呢,改天我再帮你!”  李耐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道。

    “改天的事情改天再说!”  张桂芳哼了声,风情万种地白了李耐一眼,旋即便扭动着丰腴的身子出了门。

    送走了张桂芳,李耐就抓紧时间把炕上收拾了一下,省得再有不必要的麻烦。

    正收拾的时候,门口挂着的铃铛却再一次响起。

    李耐皱了皱眉头,嘀咕一声,今天的生意怎么这么好?  “来了来了!”  李耐吆喝着走出里屋,却看到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早应该离开的杨小雪,刚才在路边看到的那道窈窕背影,李耐也严重怀疑是这妮子。

    杨小雪俏脸上挂着一抹嘲讽的冷笑,也不说话,就那么直勾勾地盯着他。

    李耐被她看的心里发毛,急忙咧开嘴笑了笑:“小雪,还有啥事儿?”  “我看到桂芳嫂子从你这出去了。

  ”  杨小雪忽然开口。

  杨小雪轻飘飘一句话,却让李耐心里咯噔一下,瞬间变了脸色。

  “刚才你支支吾吾的,原来是屋里藏了人啊,怪不得那么慌张呢!”“桂芳嫂是有夫之妇,你竟然跟她干那种不要脸的事!”杨小雪冷哼一声,眸子中掠过一抹失望之色,冷冰冰的俏脸上满是鄙夷:“我原本以为你上过大学,跟村里那些臭男人不一样,我真是瞎了眼。

  ”李耐一听,心中又悔又喜。

  悔的是,自己和张桂芳的事情被小雪撞破,不好收场了;而喜,却是因为杨小雪既然会这么说,那对自己的感觉,肯定是跟别人不一样的!如果她不在乎,哪还会管自己干啥?“小雪,你真的误会我了。

  ”李耐眼珠骨碌碌一转,脸色一萎,苦笑着说。

  “误会?我站在门外看的清清楚楚!”说到这里,杨小雪又想起了方才看到的羞人情景,脸色顿时一阵潮红:“我亲眼看到,桂芳嫂把裤子脱了,你……”“你知道的,我是医生,桂芳嫂子那么做,是让我帮忙看病的!”李耐急中生智道。

  “有那么看病的么?李耐,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不成?”见这家伙还死鸭子嘴硬,杨小雪对他愈发厌恶。

  “当然有了,女人的那个地方也是会生病的,我刚才就是在帮桂芳嫂检查呢!”李耐心思转动,脱口而出道。

  “我这不刚回家不久么,决定进行一次免费普查活动,村子里所有女性都可以来我这进行一次免费检查,桂芳嫂是我的第一个客人。

  ”杨小雪闻言一怔。

  李耐的老爹是村里的赤脚医生,他自然也是子承父业,而且她知道,女人的那个地方的确是会生病的,检查也说得过去……难道是自己误会这家伙了?这么一想,杨小雪的心思顿时有些动摇了,但还是冷声道:“既然是检查,那我去的时候,为什么要偷偷摸摸藏起来?”“检查那里,换谁来不得偷偷摸摸的?”李耐瞟了一眼杨小雪的小腹处,无奈道。

  “小雪你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是你来检查,希望被别人看到么?”杨小雪闻言顿时面红耳赤,轻唾了一口:“流氓!”看她的表情,显然是有些相信自己的话了,李耐顿时暗松了一口气。

  “你一个男的,却要帮女人看那里,也不害臊!”“在城市里,男医生干这个的海了去了,只是看病而已,哪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李耐脸色一正:“身为医生,是要有职业道德的!”“你来的时候桂芳嫂子刚脱了裤子,要是被你撞见多不好意思?就算是检查身体,也解释不清楚,还不如藏起来呢!所以……”李耐无奈地叹了口气。

  “你说的都是真的?”杨小雪脸色缓和了下来,半信半疑问道。

  “当然了!”李耐点了点头,旋即嘿嘿一笑:“如果我跟桂芳嫂做什么亏心事,怎么可能这么快完事?我可是很厉害的……”杨小雪虽然未经人事,但也并非什么都不懂,当即便明白了李耐话里的意思,俏脸更是红得要滴血。

  而且听李耐这么一说,她又想起之前在门外看到的那一幕了,李耐那里鼓鼓胀胀,似乎真的不小……呸,杨小雪你想什么呢?杨小雪一个激灵,急忙止住了念头。

  “小雪,咱们农村人的卫生观念比较淡薄,特别是女性。

  因为生理原因,女性那里生病的并不在少数,所以我这个检查是很有必要的,如果有病,尽早发现,尽早治疗。

  ”“说起来,你要不要也检查一下?”李耐随口说了一句,视线不自禁往杨小雪身上飘去。

  杨小雪个子不矮,一米七左右,虽然穿一身干活的粗布衣服,却也掩饰不住那玲珑有致的好身材。

  “免费的么?”被李耐这么一说,杨小雪竟然有些意动了,将信将疑问道。

  李耐本是随口一说,根本没奢望能帮“村花”检查身体,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听她的语气,似乎有戏?心中一阵激动,李耐忙不迭点头:“自然是免费的!”杨小雪性子矜持,平时和男人话都不多说,唯独今天却像是着了魔一般,李耐给桂芳嫂检查身体的那一幕不断再脑海中闪现,让她既面红耳赤,又期待好奇。

  鬼使神差般,杨小雪羞红着脸微微点头:“那……你帮我检查一下吧。

  ”

一个小巧的身影站了出来,大吼到,住手!我红杏出墙了在别人的店里占了一个多小时的位置,正常来说的话,肯定就会气的赶人了吧。

  我一边感慨着大自然的美好,一边贪婪的吸吮着周围的空气。

  铁柔一队所在的第三分战场战斗已经结束,狼人们全军覆没。

  老刘的幸福生活2后台,观礼堂。

  于是唐泽锡把这两次的事件完完整整地说了一遍,几乎不放过一个细节,他看到范坤的脸因为不可思议而变形。

  扔纸条翻书什么的都是小意思,更有甚者明目张胆的掏出手机、平板。

  小小的脸上大大的眼睛,短短的身子披着一件长长蓝色连帽衫,严重违反校纪校规的棕色长发,还有紧张地攥着的双拳——我红杏出墙了许老师…你…你让我们做的作业做好了。

  丁浩就经常给我拿吃的。

  这一下子结合枫忆的表情,两女实在是忍不住了,直接笑喷了出来。

  叶小凡!丁晓!我红杏出墙了我只想……当个普通人就好……喂喂!你这是什么发言啊?而且为什么会有白月的骂人方式在里面?不会有任何人在意的男主角,永远蜷缩在一个角落里,看着周围的人欢笑打闹的男主角,过于无能,一无是处的男主角。

  巴拉巴拉……场中的人瞬间热闹了,都争着抢着要买下小姐姐还她自由。

  一名身穿黑色影卫制服的男人出现在了人群中。

  楚离继续解释说道。

  生而为穷鬼,还真是对不住了呢!周六按照原计划去辅导机构,出门前拍完爽肤水,用了新的防晒霜,描一点口红,又是充满(名人哲理故事)仪式感的一天。

  老刘的幸福生活2Tina酱张开双手,把坐着的我重新搂到了床上,因为我喜欢你啊!小阳,你和杨雪妹妹的婚约怎么办?萧言言的情绪有些低落,你和她的婚事应该是由你们家族决定的吧?那就门亲事是不是就退不掉了?我红杏出墙了一套操作下来,我居然一点没有反抗的时间。

  对于我这个妹妹呢,让我半喜半忧,她每天都会对我卖五次以上的萌,其目的无非是借作业抄和让我请客吃东西,总让我出现一种养猪,不,养女儿的感觉。

  下了楼,我拉住方正,露出一副蒙娜丽莎的微笑:知道古代的‘喉舌酒’吗?他脸色一变,拔腿就跑,我取了书包,一边毫不留情地在阳光洒满的校园里追着他打,一边怒冲冲大骂:我要拔了你的舌头勒死你!我倒是要看看,你们两个人究竟要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事。

  那还是要谢谢的,她苦笑,不谢谢你……我心里很难受。

  木言顺手把口袋中捏得褶皱的海龙卡片扔到了一旁的垃圾箱里,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啊啊啊!见到这样景象的那两个男生吓的叫了起来,拿着手机就要往外逃跑。

  二郎神正在与孙悟空撕逼;-哪吒在秀自己屠龙的战绩;二师兄在撩嫦娥。

  而我现在的父亲也是带着一个孩子的,是一个比我小一岁现在再其他学校升学的和善人铜须一样年级的高二生。

  

“嗯,你们这里的女人都很漂亮,可惜我今晚心情不太好。

  ”我由衷地赞叹了一句,接着转移话题:“继续说薇小姐吧,表面上看,她确实像你所说的那样,但我觉得她是个忘恩负义的人。

  ”“哦?”沙迪颂显得很有兴趣。

  “我坐过牢,两次,而且都是她害的。

  ”“为什么?”沙迪颂一下瞪大眼睛。

  我把两次坐牢的起因简略地告诉了他,反正自己已经被炒鱿鱼了,白薇能不能拿到项目关我屁事,最好她拿不到。

  对软件行业来说,这个价值超过150万美刀的项目很肥,白薇拿到的话肯定会很开心,但就算我不在背后捅刀子,也不一定会轮得到白薇。

  因为这项目很多人抢,国内就有四个公司在抢,还有印度阿三,甚至硅谷一家挺出名的公司都来了。

  如果单单靠软件本身的功能和可靠性,靠技术层面,白薇肯定抢不过硅谷的老美,甚至都比不过阿三,杀价格也不一定杀得过国内其他公司(左手握右手)。

  除非给睡,白薇陪BTT某个大佬或者某几个大佬睡那么几个晚上,就肯定行,因为其他公司都没有白薇这么漂亮的女人。

  但现在这事也肯定不行了,人家想特意给白薇安排酒会,都被她拒绝了。

  大概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吧。

  至于我为什么把我和她的事告诉沙迪颂,只是纯属发泄而已,觉得沙迪颂这人还挺不错,自己又闷着一肚子气,有个人听我诉说吹吹水也挺好的。

  至少,说完之后我觉得心情舒服多了。

  静静听我讲完,沙迪颂一脸不可思议,转而又皱眉思考。

  没多久,沙迪颂突然说:“川先生,我觉得你和薇小姐的这两件事,或许真的是误会。

  ”“我知道有误会,但我坐牢是事实,第一次的时候,她没出面给我作证也是事实,不论有什么理由。

  ”我淡淡地回答道。

  在拘留所和白薇见面的时候,她说过三年前的事她不知情,我表面上不想相信她,但实际上内心已经信了,因为刚进公司见到她时,她的表现不像是装的。

  听到我的话,沙迪颂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的确,那件事她确实做错了。

  ”说罢,沙迪颂突然拿起酒杯,笑着说:“川先生,你的坦然令我敬佩,我从未见过你这样的人,能认识你是我的荣幸,我们干一杯吧。

  ”“谢谢夸奖,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我坦然地接受他的吹捧,并和他碰杯干了一杯酒。

  “沙迪颂先生,我很好奇,你们公司的项目,打算给谁做?”喝完酒,我好奇地问道,末了又补充一句:“如果还没确定下来,涉及到商业机密的话,就当我这个问题是在开玩笑吧。

  ”“哈哈,你确实是个很坦诚的人。

  ”沙迪颂笑了笑道:“确实没定下来,但跟川先生交流交流也没什么,其实我们公司的高层更倾向于硅谷的公司,你知道,他们的技术更值得信赖。

  ”听到他的话,我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又下意识地说:“但我认为你们不应该只考虑技术可靠性,还应该看重别的一些东西,有些因素甚至比技术更重要。

  ”“哦?川先生对此有什么看法?”沙迪颂再次显得很好奇。

  我喝了一口啤酒,想了想,便宜白薇会让我不爽,但便宜美国佬或阿三的话我也同样不爽。

  于是我整理了一下思路,缓缓说道:“沙迪颂先生,如果技术差距不大的话,我觉得你们应该更看重软件系统的维护和更新,任何软件都有可能存在漏洞,企业的系统尤其容易遭受黑客攻击,这就需要有专人24小时随时待命应付突发状况,毕竟一家企业的办公系统无法正常运行的话,往往会造成很大的损失。

  “这是维护,至于更新……OA系统的目的就是为了提高企业的效率,但哪怕是量身定做的系统,也会存在不够合理或者复杂繁琐的地方,这就需要优化,需要不断改善,而企业的管理都是会变的,会进步的,系统也必须要跟着改变才能更好地服务企业。

  “我说这些,其实是想告诉沙迪颂先生,大家现在都用JAVA2开发软件,技术上差距不大,更多的在于细节而已,但在效率和服务方面……美国人恪守严格的工作时间,他们很少加班,他们的恪守工作流程,规则僵化……但我们中国人不一样,只要领导下令,那些工程师就是几天几夜不睡觉也得埋头苦干。

  “单是软件的定制开发周期,中国人的耗时肯定会比美国的更短,而在更新或者维护环节,中国人的勤劳就更显得尤为重要了。

  ”说到这,我有些口干了,于是停下来又喝了一口啤酒。

  沙迪颂则一言不发静静地思考。

  “我并不是在为薇小姐争取这个项目,只是站在客观的角度分析而已,沙迪颂先生不必在意,更何况我们中国还有其余四家公司也在争。

  ”我又补充了一句。

  沙迪颂回过神来,感激地朝我合十双手:“谢谢川先生,你的分析很有见解,我们之前也考虑过这方面问题,但没有你分析得那么透彻。

  ”我是真的讨厌了泰国的礼仪,又不能不还礼,否则会显得不尊重对方。

  拜佛一样回过礼,我继续喝酒,沙迪颂则就刚才说的那些主动问我各种问题。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izable-wrist-bands.com/twa.aspx?28.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wrist-bands.com/twa.aspx?4151.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wrist-bands.com/twa.aspx?6415.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wrist-bands.com/twa.aspx?5433.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wrist-bands.com/twa.aspx?6908.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wrist-bands.com/twa.aspx?1171.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wrist-bands.com/twa.aspx?2060.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wrist-bands.com/twa.aspx?5949.html